美英去洗澡後,太妍在原地想著為什麼美英的態度有那麼一點不一樣,

想來想去她的小腦袋也快爆了,最後乾脆放棄倒在床上睡著了!

等她醒來已經是下午的事了[唔~女神?幾點了?][四點了!]

美英本來坐在桌前用筆電,聽見太妍的聲音變轉過頭來

[啊?我得回家了!媽媽有煮晚餐!][我送妳回去吧!][好!]

美英騎車載太妍回家[美英~][嗯?][妳是不是在生氣?][沒有!]

美英激動的回答[幹嘛那麼兇啊?]太妍嚇了一跳[妳...自己想啦!

我走了!]美英不等太妍回答便騎著車走了[美英!!]太妍在後面喊也不停車,

 

其實美英也不懂自己為什麼要吃醋,她其實沒生氣的,

只是下意識地反駁而已,但她也不知道要怎麼跟太妍解釋,

乾脆讓時間帶走一切吧!太妍的寒假放兩個月,至從上次不歡而散後

兩人都沒有聯絡對方,明天太妍和孝淵就要回台灣了,

太妍好怕美英不來送機,所以請姊妹們告訴她送機時間,

就這樣抱著擔心的心情睡著了,隔天的仁川機場[美英呢?沒來嗎?]

都快登機了還是沒看見美英的身影[我們有打給她了,她都沒接!]

姊妹們也很無奈[該登機了!]時間到了[美英...]太妍哭了

[姐...學姊可能手機壞了吧!][對阿對阿!]姊妹們幫腔到,

雖然這機率很低[我們走了!!][路上小心!!]太妍就這樣哭著登機了,

說是巧合就是巧合吧!美英的手機就真的那麼巧地掉進水裡送修了,

自然就沒接到通知了!等她知道太妍回台灣已經是兩天後的事了,

而她獅子座的個性讓她無法低下頭道歉!

 

 [女神啊~太妍她已經練三小時了ㄟ!][都沒休息ㄟ!比我強!]

[唉...]寧寧.小慈.孝淵在琴房外看著已經練琴三小時

沒停過的太妍一直搖頭[叫她休息吧!][嗯!]三人推開門

[太妍阿~休息吧!]太妍沒理她們繼續彈自己的[金太妍!!]

孝淵大吼[幹嘛啦!?]太妍抬起頭,強忍著的淚水掉落下來

[姐...沒事了,哭吧!我在這!]孝淵抱住太妍說,

太妍抱著孝淵大哭了起來[女神...]寧寧抱著小慈也哭了[妳幹嘛哭啊?]

[我我...絕對不會讓妳生氣的!][好啦~妳真的是齁!]

小慈頓了一下便了解寧寧指的是什麼

 

[姐,妳要不要主動打給學姐?][我...][妳們兩個很幼稚ㄟ!

太妍啊~妳和美英都很愛對方啊!難道還不懂美英為什麼態度改變嗎?]

小慈看不下去了[什麼意思?]太妍抹了抹眼睛問[妳忘了女生吃醋的

時候最難搞嗎?][女神在吃醋?吃什麼醋啊?]太妍仔細回想

[想想看啊!][啊!是因為小朋友都跑來黏著我嗎?]

[真的有夠遲鈍的!]小慈猛搖頭[我知道了,我晚上就打給她!]

[這才對嘛!][可以吃飯了嗎?][餓死了!]寧寧和孝淵都為了等

太妍練完琴去吃飯而餓扁了[走吧!]四人吃飯去了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An’s Pag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